父亲的离职应归咎于谁?父母?妻子?你自己?

爸爸兄弟姐妹八个,三兄弟,五姐妹,小时候生病死了一个小姑姑,送人两个。目前家里剩下三兄弟,两姐妹。爸爸和妈妈是经人介绍认识结婚的。

爸爸在当地的轮窑厂里修理板车,补胎,换胎,修整轮子钢条好像是他们结婚没几年爸爸就生病了,类风湿性关节炎,瘫痪在床。妈妈用二八大杠自行车推着爸爸去了很多地方治疗,听说哪里能治好就去哪,那些年看病花了许多钱,也欠下一屁股债。

就在爸爸生病瘫痪在床的时候奶奶提出分家,并且把爸爸口袋里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三十多块钱拿走了。

。。分给我们家一个粪桶,一个锅铲,还有粮食,粮食没有地方放,奶奶就把粮食全倒在堂屋里面,堆在那,养的小鸡都跑去吃粮食,然后拉的鸡屎都在粮食堆上。

妈妈当时就哭了,看着瘫痪在床的丈夫,还有两个孩子,我能想到那种无助和绝望奶奶家在旱田,每年插秧都是赶着村里集体打水,如果错过那么这一季将颗粒无收。妈妈说有次带爸爸去看病了,我和弟弟都被送到了外婆家。当看完病走到村子里的坝子上,看到一大片农田绿油油的,只有我们一家是白茫茫的,妈妈眼泪只能往肚子里咽。

匆匆把爸爸安放在床上,赶紧下地去看,不看不要紧,秧苗长了很长的白色的根,水也干了,秧苗成把子的粘在稀泥上。。。

外婆家在圩地里,没那么缺水,外公还包的鱼塘,因为只有三个孩子,相对来说要比奶奶家条件好一点。外婆总是存了鸡蛋送来给我们,还偷偷给妈妈塞钱。妈妈舍不得爸爸,总是把鸡蛋给爸爸吃,补身体;给孩子吃,长身体。

唯独自己不吃,至今还是如此,只吃剩下的。五岁那年我和弟弟跟着爸妈一起搬家到了当地的镇上,刚开始去的时候是住在大姑家里的,我们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。爸爸还是干他的老本行行,搞一个小摊子,工具什么的都用板车拉着,继续修车补胎。

妈妈做点小生意,贩卖一些当季的水果,赚点生活费。

记得有一年夏天,妈妈让我去给爸爸送饭,从大姑家走到爸爸摊位那里,按一个成人的速度来说大概需要五六分钟,对于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,还挺远的,远倒不是最可怕的,我记得我提不好那个篮子,看着菜汤从篮子里撒出来滴在路上,我边走边哭,后来一个好心的老奶奶帮我把篮子提着一直送到爸爸摊位那里,似乎还埋怨了爸爸说“这么小的孩子拎这么重的东西不难为她吗?”在大姑家住了多长时间我忘了,后来通过一个舅爷在镇上的小码头搭了一个窝棚,那就是我们的家了,我们在那里一直住到了97年,97年我们搬到了现在的家。

妈妈按季节贩卖水果,葡萄,棱角,桃子,梨子,苹果等等。

妈妈通常天不亮就起床,去桥头截住那些果农,把他们的水果批发过来,然后再零售。生意好的话,没到中午就卖完了,妈妈就去给爸爸帮忙。有的时候水果扎堆的送到街上来,供大于求,就得卖上一两天。

后来妈妈自己做水果生意了,去市里批发各种水果,有固定摊位摆着卖。生意越来越难做,家里卖水果,我和弟弟却从没吃过一个完整的水果,好的,都要拿来卖,吃的全是烂的。中午放学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妈妈的水果摊子看摊子,妈妈回家做饭。

我就眼巴巴的往家的方向看着,等着妈妈来,妈妈很麻利,不一会儿就捧着一碗饭边吃边走的来换我了

吃完饭我就把碗筷用盆装着,捧到河边把碗洗了,然后回家跟弟弟一起做作业。记得有一次不知怎么搞的?是妈妈做饭时间长了,还是那天的作业比较多,不记得了,反正就是洗完碗上学迟到了,被语文老师罚站,在教室门口,当时还哭了,那时候是二年级,已经知道丢人了晚上放学回家后,我和弟弟搬上一个大凳子,再拿上一个小椅子,就趴在马路边上写作业。因为那个家太小了,太破了,没有窗户,家里黑布隆冬的,要写作业,只能开灯,开灯又费电,所以我们通常都是赶在天黑前把作业做完。

做完作业,我和弟弟手拉着手去找爸爸,爸爸的摊位离码头很近,大概200米。天快黑了,我们去街上帮着爸爸收摊子,每天把修车的工具归拢到一起,放到一个铁桶里,再把桶搬到板车上,还有爸爸帮别人换锅底用的那种铁圆柱,等等。拉不动的就和弟弟一起抬。

记忆中每天都是伴着大喇叭里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,父子三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爸爸倾斜着身子,拼命的拉着板车,我和弟弟分别站在车的两边,使劲的往前推

我和弟弟特别懂事,特别知道心疼爸爸妈妈,那个时候没人教我们要孝顺父母,身在那样的环境下,自然而然的也就懂得了97年的时候,我们搬到了现在的家,日子好过多了。

相关文章